明末才女张乔百花冢传奇

明朝万历年间,有一位倾城名伶张乔。她的一生极具传奇性。在短暂的十九年中,留下了上百首诗作。她才艺卓越,心志高洁,不屈于权势,与南园十二子吟诗唱和,名震一时。

“二乔”雅事

张乔(1615年─1633年),字乔婧,号称二乔,人称张丽人,是明末广东著名歌姬。张乔天资聪慧,擅长歌舞,工画兰竹。因禀赋聪颖,幼即能记歌曲,也非常喜好吟诗作词。

每当她吟唱唐人所作的“铜雀春深”诗句时,辄自称二乔。曾有客人建议她,不如称为“小乔”吧?张乔应声答道:“兼金双璧,名有相当。”继而指着镜子笑着说:“这里也有一乔。”于是以“二乔”名号,称艳一时。

张乔凄美人生

张乔到了出嫁的年龄,她的母亲吴氏为她挑选佳婿,从伶人中为她挑选貌美者,入赘吴氏家。当时,不少富豪权贵子弟,愿出三斛珍珠为她赎身。张乔不为所动,只是长叹一声,说道:“我的母亲爱我,我也不能离开她,并且我已委身他人。蝶粉可污,燕巢终在,聊胜于落入他人之手,吼狮换马的,又随风漂泊!”

她及笄那年,有一村庄举行祭祀酬神活动。张乔就随着诸伶人前去表演。晚上,夜宿于水二王庙。张乔梦到大王已订下日期要聘她为妃子。次日,醒来后,张乔将此梦告诉母亲,说着说着,潸然泪下。她一面拍板,一面唱起罗郎的《比红儿诗》诗,歌声宛转悲怆。(唐朝时期,罗虬从史传中挑选了三十多个美人,从德、容、才、学等方面与机智聪慧、貌美的官妓杜红儿相比,故而称为“比红”。)

崇祯六年(1633年)秋,时年十九岁的张乔,如期而逝。而据《莲香集》卷五记载,张乔病逝,她病危之际,彭孟阳出资数百两将她赎出,张乔终是撒手人寰。她去世后,数百人为她送葬。

明朝《莲香集》插图。(公有领域)

张乔诗词

在她短暂的十九年人生中,留下了上百首诗词。清朝乾隆三十年(1765年),顺德梁釪重刻本诗集《莲香集》,署为“东吴张乔乔婧着”“南越彭日贞孟阳辑”,收录了许多她的诗作。其中一首《长春庵与黄逢永、彭仲垣、黄虞六诸君子宴集分得酣字》(二首)曰:

“相见不和南,招携惯两三。天衣铺坐对,人影入池涵。
野望余楼阁,林声静笑谈。晚虹低更渴,应羡饮方酣。”

“客里无佳句,非关不寄君。草寒春未绿,江阔梦中分。
断酒愁如醉,携香坐懒熏。正怀灯夕月,歌薄楚天云。”

再有《卢给谏、梁侍御招同胡太史、王比部夜饮陈学士山院,听蕊芝小姬歌》:

“探幽喜得可人同,晚过清溪小院东。衫影梅花行带月,画楼箫管听因风。
席迎游舄侵香冷,歌隔围屏露板红。爽籁平分娱夜耳,不妨拼醉伴山公。”

这首《东洲病剧寄一笺与孟阳兼附以诗》,据说是张乔绝笔:

“久薄青楼浪子名,断肠芳信寄卿卿。悲欢共历真如梦,新旧为恩好认情。
皎日只愁光别照,烟花那恨艳飘英。高天下地君同我,屏烛书灯各自明。”

“百花冢”百花盛开

崇祯十七年(1644年)夏,曾被张乔笑称为“花国无双士”的彭孟阳,幸得姓苏的义士捐赠一块地,将张乔安葬在白云山东麓的梅花坳。由此还形成特别的“百花冢”。

据《广东新语》所说:“名姬张乔死,人各种花一本于其冢,凡得数百本,五色烂然,与花田相望,亦曰‘花冢’。”张乔去世后,文人墨客凭吊芳魂,就在她的坟冢上各栽一种花。《莲香集‧山中捐植记》记载,有二十六位文人墨客,栽种了山茶、木棉、桃树、海棠、胭脂球、长春花、夜合花、碧桃花、扶桑花、含笑、梨树、红梅等花卉树木,将近六十种,约七百株,故而称佳丽坟茔为“百花冢”。

顺德人陈子吼作《张乔墓》诗:

“种花人去已多时,空剩闲花三两枝。
可是同心能不死,冢头春雨放山栀。”

香山人陈子洪《读<莲香集>拟访百花冢》诗曰:

“十载情钟生死关,忍教残蠹没红颜。
芳心已结灯边影,春恨难消梦里山。
汉殿客寻香草去,花田人载素馨还。
孟阳已矣卿卿老,情短情长宜尽删。”

顺德人陈端修(讳统作)题诗曰:

“莲香犹未瘗埃尘,仿佛梅坳送美人。
词客共吟断肠句,青山高葬月明身。
遥知石径迷芳草,正想东风嫁好春。
闻道繁华归冢土,一天红雾见精神。”

张乔生前曾画过一幅墨兰,陈子壮(明末礼部侍郎兼侍读学士)为其画题写一首诗:“谷风吹我襟,起坐弹鸣琴。难将公子意,写入美人心。”

春花易谢,艳色成空。丽人长眠之处,每到百花盛开,鸟儿鸣唱宛转悠扬,蝴蝶飞舞翩跹悠然。这番美景,是否也能“写入美人心”中?@*#

张乔像。明朝《莲香集》插图。(公有领域)

事据《觚剩‧张丽人》《莲香集》

责任编辑:李梅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